5/25/2010

央视《新闻调查》:疯狂的裸聊

央视《新闻调查》栏目5月22日播出节目《疯狂的裸聊》,以下是节目实录:近年,网络色情犯罪一直是打击难点。 嫌疑人往往频繁更换域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对他们的打击就变得有点像割韭菜,割一茬又生一茬,如何有效 的打击网络色情犯罪呢?在公安部和湖北省公安厅的指导下,荆州市警方的办法是擒贼擒王,治病抓根。那么他们抓的根到底在哪呢?

  2009年4月到8月间,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的民警在网络上相继发现了280多个色情网站,这些色情网站的浏览量非 常高。其中一个叫" 丁香成人社区"的网站浏览量最为惊人。

  魏松(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民警):通过搜索引擎"百度"、"搜狗"、"谷歌",这些搜索引擎直接搜索,当时就发现了这样一个淫秽色情的网站。 当时接触这个网站之后,发现这个网站的点击量特别大。

  记者:大到什么程度呢?

  魏松:整个网站的点击量有7.3亿多人次来去点击浏览这个网站。

  魏松是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的民警,一个淫秽色情网站7.3亿的浏览量让他和他的同事们都感到十分吃惊。

  记者:你当时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直觉反映?

  魏松:然后就是想看为什么这个网站上面有这么大点击量,跟其它的淫秽色情网站有什么不同。

  从表面上看丁香成人社区除了一些色情图片,淫秽小说和不堪入目的视频之外,与其它淫秽色情网站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么7.3亿的浏览量又从何而来 呢?

  记者:7.3亿的点击量,在您以前打掉的色情网站当中,这是一个什么水平?

  李恩忠(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政委):应该是个天文数字。

  李恩忠,是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的政委,也是一名网络安全专家。天文数字的浏览量让李恩忠心生疑虑。

  李恩忠:第一个它的浏览量,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它的内容;第三个它做得很庞大。气势很大,至少在我们感官上给我们觉得这不应该是一个人做的。

  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是一只屡破大案的队伍,而规模如此之大的案件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丁香成人社区的浏览量特殊之外,还有几个淫秽色情网 站同样出现了异常的流量。

  李恩忠:比方说97XX00(.com),97gan(.com),这个访问量也在两到三个亿,也很大。如果说我们一个一个去打280个(淫秽 色情网站),可能这两年我们都干不了别的活了。

  程均(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 教导员):对这种淫秽色情网站,我们以前也打击了不少,但是很多就像是割韭菜似的,割一批又长一批,事倍功半,不能从根源上铲除它。

  记者:治标不治本。

  程均:对,治标不治本。

  怎样才是治本的办法呢?这在办案民警心里是个巨大的问号,根据以往的经验警方对丁香成人社区进行了常规的调查,很快就遇到了难题。

  程均:当时我们查丁香成人社区的时候,发现服务器使用的是国外的IP地址,也就是说它的网站的服务器是托管在国外的,但是它的管理人员开办者和 维护者,一般来说,应该都是国内的人员在进行着管理和维护。

  记者:假如一个色站它的服务器在国外的话,你们管得了吗?

  李恩忠:管不了,无可奈何。

  记者:申请一个国外的服务器?

  李恩忠:非常简单,只需要付钱就完了。

  记者:具体呢?怎么做?

  李恩忠:你只要搜索引擎一搜索,马上就找到了,找到了一联系,有QQ号码、有手机,一联系,我想租个空间,多大?多少钱?一个月多少钱?把钱打 过去,马上就给你开通了。

  解说:杜园是丁香成人社区网站的所有人。

  杜园(犯罪嫌疑人):我的服务器不到两千块吧。

  记者:每个月?

  杜园:对。

  除了服务器,注册网络域名是建立一个网站必需的环节,警方试图从网站的域名上找到线索,但很快警方就再一次体会到了对手的狡猾。

  李恩忠:它实施跳转。

  记者:跳转什么意思?

  李恩忠:比方说今天我用一个IE,一个地址,这个地址我封掉了,你浏览不成了,解析不掉了,那么接着第二天它又出现一个。过去你打击,你只是针 对它的域名,从域名去找到它,现在你通过域名找不到它,你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假的,就跟孙悟空变了很多出来了以后,究竟你的金箍棒打,打在哪个上面,哪个是 真的,没办法判断。

  记者:你大概申请了多少个域名?

  杜园:域名,这个我倒记不太清楚了,有二三十个吧。

  记者:主要目的是什么?

  杜园:被封了嘛,被封了就换了。

  记者:你申请域名容易?

  杜园:申请域名挺容易的。

  记者:这个也需要交钱?

  杜园:对。

  记者:一个域名要多少钱?

  杜园:八十吧。

  故意租用国外的服务器和不断跳转的域名,给网警部门的调查设置了重重障碍。丁香成人社区的网络经营者,在精心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记者:当时有这个想法吗,要打这么大的,内容量这么多的,点击这么大。

   李恩忠:很想打,当时确实,我们当时第一个计划的环节,就是首先要去打桃色网站,而这个环节很快被否掉了。

  记者:为什么呢?

  李恩忠:你如果先去打丁香成人社区就牵一发动全身,你所有的东西都要泡汤,你没有办法获取证据,这个证据链条形成不了。

  记者:当时你们感到丁香成人社区背后还是有东西?

  李恩忠:肯定是有的。

  无论色情网站如何隐藏,最终都会回到一个极为简单的法则,那就是淫秽色情网络的经营者必须挣钱。然而荆州警方发现丁香成人社区在这一点上非常奇 怪。

  程均:原来前几年的话,淫秽色情网站,开一个淫秽色情网站,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盈利,原来的盈利方式、经营方式是通过会员注册,充值,收取会员 费,注册费用的这种方式来获取收益,获取这种非法的收益。

  记者:丁香成人社区这个网站是免费观看的?

  程均:对对对。

  李恩忠:傻子也不会做这种事,我出钱我建网站,让你愉悦,我什么都没有。有这样的人吗?没有。

  显然,免费观看的色情网站不可能真正免费,盈利是它的唯一目标,那么这家网站究竟靠什么来获利?在警方看来,找到了这背后的利润来源,也就找到 了治本之策。

  李恩忠:如果我们只是打这200多个色站,又重复了我们过去的东西。

  记者:所谓割韭菜方式。

  李恩忠:对。

  记者:割完又生。

  李恩忠:对。重要的是什么呢?我给你一棒子以后,你再不出来了。

  记者:当时你很肯定吗?200多个色站,我就是把它打掉了,它还会再出来?

  李恩忠:这个已经有过先例,因为做色站的人和经营色站的人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这是一个产业链的几个环节,不同的环节。

  记者:那放着不管的话,从你们职责来说也说不过去。

  李恩忠:我要管,就从根上儿把它刨了,让它再衍生不出来了。

  记者:往哪儿刨根呢?

  李恩忠:要找到它的根源,必须要说这个网站为什么能够生存,它为什么有这么强的生命力?

  那么,淫秽色情网站的盈利模式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其背后的利益链条又是如何构成的?7.3亿的浏览量能带来多大的利益?又是谁在操纵这一切?

  究竟是什么在支撑这些色情网站的生存与发展呢?警方沿着这个线索调查发现,这些色情网站与以往的最大不同是在页面上,出现了很多广告。

  李恩忠:盈利模式已经不是靠注册了,靠什么呢?于是你看的色站,不光是出现文字和图片和视频资料以外,更多的东西是什么呢?广告。

  广告应该不会白做,仔细看这些色情网站上的广告,基本上都是关于各种性保健品,手机窃听器的,而视频裸聊的广告显得很是特别。

  李恩忠:广告词写得很好,你现在看到的只是录像资料,你现在看到的只是图片,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淫秽的文章,你想看真人吗?

  在100余个色情网站上都能找到激情视频聊天的广告,那么激情视频聊天到底是一个什么网站?为什么这么多的网站会同时发布它的广告呢?它们彼此 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联?民警点击了这个广告链接,立刻进入到另一个网站。

  魏松:点击广告链接以后会弹出一个网站的主页面,这个主页面就是一个美女视频聊天的一个页面,页面上面公布了,有很多年轻女孩儿的图片。

  魏松随意点击了一个女孩的照片,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另一个页面。

  魏松:这个网站是需要注册,注册成为会员以后,才能进去进入聊天室,真正的进聊天室跟美女进行聊天互动。

  魏松按照要求进行了简单的注册。

  魏松:如果不注册的话,单一的从网站上面看的话什么都看不到。

  记者:注册只是在网上输入一些个人性的信息,然后需要交费?

  魏松:对。

  记者:交费交多少?

  魏松:它的收费标准有很多种,有包月的、包年的,还有很多种VIP的号码。

  为了一探究竟,魏松首先选择了最低档的价格,充值两元钱后,与其中一位女孩取得了联系。

  魏松:这种体验的账号是按时收费的,一分钟一块钱,在这短短的两到五分钟之内,你选择其中一个,选择任意一个女主播可以看到她的视频,然后她就 会在上面跟你发出一些,很多诱惑性的一些语言,比如说想不想得到更多的激情,这样之类的一些诱惑性的话语,然后来去吸引你去办包月或者是包年的账号。

  这其实就是一家淫秽视频聊天网站,所谓的女主播从事的就是一边与客户聊天,一边从事淫秽色情表演,也就是俗称的裸聊。而从两元到1888元不同 的价格,代表客户所能拥有的不同的权限。

  记者:你说还有其它各种分类到底怎么分类呢?

  魏松:比如说它里面有VIP账号,有富豪级、大富豪级的,还有超级VIP,超级大富豪,收费都不同。一般的富豪账号都是888元,到最贵的那 种,超级大富豪就是1888元。这种账号注册以后,除了可以网站提供一个账号,让你在一年的时间免费在聊天室里面聊天以外,你的账号上面还附送了有很多的 虚拟币。

  但这些并不是视频裸聊所需的全部费用,因为在进行视频裸聊的时候,所谓的女主播会不断地要求客户送她们虚拟的礼物,直到她们高兴了才能按照客户 的要求服务。

  魏松:如果说你想看到更多的表演,女主播也会要求系统自动会发出一些聊天语句,送什么样的礼物?可以看到什么?对方会主动要求。有的时候女主播 会主动跟你说,如果说你想看更多的"激情",就刷别墅、刷飞机,她会主动给你一些这样的提示。

  记者:最昂贵的礼物送出去以后,得到的所谓"最激情"的回馈是什么呢?

  魏松:礼物的兑换值如果说差不多,接近人民币四百块钱左右的话,你就可以看到女主播就会脱光衣服,然后跟你裸聊,在视频的另一端,跳一些"激 情"的舞,淫秽性的一些表演,解说:这些礼物都是通过网站的虚拟币来购买的,而虚拟币就必须用人民币在网站里去充值,100元人民币可以充值兑换 10000虚拟币。据粗略地统计,这个色情视频聊天网站7个月的收入就有1980万元人民币。

  记者:比如说据你们了解,它们那几个档次的礼物到底对应多少钱呢?比如说鲜花、别墅、飞机。

  魏松:鲜花大概就是一块钱还是两块钱,稍微贵一点的,比如说别墅,就是两百块钱,飞机是四百块钱,还有宝马轿车是五百块钱,钻戒八百块钱。

  何佳名义上是重庆彩蓝科技有限公司视频表演公司部门经理,实际上她管理着五六十个女主播。

  记者:当时是全职还是兼职?

  何佳(犯罪嫌疑人):全职,也有兼职。

  记者:还全职呢。

  何佳:也有兼职。

  记者:全职你们给她开工资吗?

  何佳:开。

  记者:有底薪吗?

  何佳:有底薪。

  记者:底薪多少钱?

  何佳:底薪是八百。

  记者:底薪八百,然后就是再提成是吗?

  何佳:提成。

  记者:怎么个提成法?

  何佳:按业绩的25%提。

  记者:就是送给她们的东西?

  何佳:礼物的25%,1000块钱就提250(块钱)。

  记者:他们说有的最高的收入挺高的人,有的人多少,他说有四万九的。

  何佳:没有四万九,最多的好像三万多一点。

  记者:你知道的最多有三万多?

  何佳:三万多。

  记者:去消费的,消费这种所谓服务的人是些什么人群?

  李恩忠:第一个就是什么呢?经常光顾网络的人;第二个曾经浏览过色站的人;第三个经济还比较宽裕的人,这是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从年龄段,我 看了一下绝大多数是青年多一些。

  让警方惊讶的是这家网站竟然24小时都有所谓的主播与客户进行在线聊天,并且12小时还会更换一批主播小姐。那么,竟是谁开办了这家视频聊天网 站?它到底有多大的规模?与丁香成人社区等色情网站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利益关系呢?

  警方在侦查过程中不断发现十几个新的视频聊天网站,虽然网站的外观和域名不同,但是有一个现象十分引人注意。

  李恩忠:又有一个共同点指向一个,也就是怎么在这个站上看到的表演的小姐是一个人,在那个表演站上看的还是这个人,在其它的表演站也还是她,都 有这个人出现。

  魏松:比如说这是一间房子,他开了八个窗户,但你把窗户打开以后,你看这个房间其实就是,就是一个房间,里面摆设东西都是一样的。

  记者:做这个视频网站来说,为什么弄这么多窗户呢?

  魏松:可以吸引更大的用户在里面去浏览,去消费。

  面对这样一个看似庞杂的案件,警方逐一甄别了280多个淫秽色情网站的共同之处,经过大量的数据分析,终于找到了突破点。

  记者:280个网站有什么共同点?

  李恩忠:有相同的广告,一样的。广告栏目,广告内容都一样,为什么这么多色站都有这样的一个广告呢?这是我当时注意的重点,我说这不对。

  100多个网站为什么会有相同的广告?与以往的色情网络案件相比反常的现象背后隐藏着什么?

  记者:我们上网会知道,经常会有这种窗口蹦出来广告,其实印象当中觉得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会觉得有异常吗?

  李恩忠:你是什么广告不重要,我要知道谁在你的色情站点上投这些广告,这些广告是谁给你提供的?我只有找到这个源头,我是不是能把所有的脉络全 部理清了?

  按照常理推断,登载广告必然就会有广告收入。那么280多个网站上都出现的视频聊天广告,会不会是淫秽色情网站的盈利关键呢?警方开始追查这些 广告的来源。

  李恩忠:这个色站上的广告,很显然,起到效果了,这边开始挣钱了,这边挣钱以后,那实际上中间还有一个环节,就是广告联盟,广告联盟起到一个什 么承上启下的作用。

  所谓广告联盟就相当于在网络上经营,投放广告的广告公司,它是介于广告主和广告发布平台之间的一个中介机构。

  李恩忠:我把它集中起来分析这个东西,从哪儿来的。

  记者:直觉就是说,这是很牛的一个广告主。

  李恩忠:对,这就是广告联盟,广告联盟实际上它是一个中间商,承上启下的作用。于是我就找到联盟通。

  经过调查发现,像丁香成人社区等色情网站上的那些视频聊天广告,都是通过一个叫联盟通的广告联盟进行发布的。

  李恩忠:它投放的谁又给它钱呢,于是我又开始分析了一条通过广告找到了联盟。反过来,我又通过这一条广告,找到了广告主,不是广告商了,广告 主,谁发布的广告,视频表演网站。

  接下来的疑问是广告联盟为什么会选择,像丁香成人社区这样的免费色情网站作为广告的发布平台,他们之间存在怎样的利益分配呢?

  杜园:因为现在互联网上边就是有流量就是有钱。

  原来免费观看的的丁香成人社区网站从网民那里直接赚取的不是钱,而是浏览量。也就是被网民浏览的次数,那么浏览量又是如何变成网站的收入呢?

  李恩忠:实际上色站的广告并不是它接的,是人家送给它的,也就是说要送钱给你。

  记者:有人会找我来做广告。

  李恩忠:广告联盟就找你了,我想在你这儿投一个手机诈骗的广告,可以吗?可以,那我问你多少钱流量,不是说我挂你一个月多少钱,不是这个意思。 而是有多少人访问,它给你多少钱,于是色站就要拼命扩大它的点击量。

  浏览量还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变现,这就是专门经营木马程序的电脑黑客。木马程序是一种电脑病毒,电脑黑客把木马病毒隐藏在色情网站的一些链接当 中,这被称为挂马。一旦有网民点击,电脑就会中毒,并被黑客控制。电脑中的各种信息、资料就会被窃取。

  记者:你们跟挂马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他们要给你们付费?

  杜园:是的。

  记者:挂这么一个马你们要收多少钱?

  杜园:按流量收费的,一万IP多少钱,几十块。

  记者:广告联盟会选择广告主吗?它会甄别一下吗?哪些东西?

  李恩忠:一样的道理,我在你色站上做广告了,给你钱了,但你的色站的点击量又给我广告联盟带来巨大的流量。7.3亿的量,我不选你选谁呀?然后 反过来,我在你7.3亿上的选择,和你选择我广告联盟,你广告联盟的效果越好,我这边,我作为网站的日志统计是可以看到每天有多少人访问,那么我就知道是 通过什么方式,哪一个渠道进入的,是通过搜索、是通过广告、是通过哪一个网站的广告链接过来的,它都能知道。

  警方发现联盟通的注册量超过了15万多个,这代表有超过15万个网站,在通过联盟通这个广告联盟发布广告,这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

  戴泽焱(犯罪嫌疑人):因为我们收入的方式主要是来源于广告联盟,是最重要的一个收入方式。

  经过调查,视频聊天网站通过广告联盟,将广告投放在淫秽色情网站上。当网民在浏览淫秽色情网站时,通过网站上的广告找到了视频聊天网站,并花钱 充值,于是一个利益链条逐步清晰,视频聊天网站从网民那里获得直接收入,再分给广告联盟和色情网站。

  记者:丁香成人社区它的点击量非常高,点击它的人当中,有多少是冲着视频聊天去的呢?有没有这样方面的一些数字?

  魏松:这个统计不好统计,视频聊天网站总的注册人数有5400多万会员。

  戴泽焱:每个月的盈利,具体怎么说呢,应该在三百万吧。平均吧,平均。

  记者:平均每月在三百万?

  戴泽焱:但最开始起步的时候没有这么高,一开始起步的时候没有。

  记者:现在算下来平均每个月在三百万?

  戴泽焱:大致在三百万,收入,不叫盈利。只是收入,流水,收入流水。

  李恩忠:为什么这些色站存在是由于广告联盟将视频站的广告投它,给了它注入了大量资金,而视频站又通过在色站上做的广告,获取了巨大的点击量。 它这边就是靠注册了,靠给人家买飞机、买点卡、买别墅、买火箭这一类的东西,K币赚钱。我们所说的1980万,仅仅是视频表演站的。

  在这个利益链条中广告联盟已成为淫秽色情网站获利的重要渠道,以及淫秽色情信息传播的重要平台。山东临沂的一个性用品经销商,一年投在联盟通的 广告费高达100万,获利却高达300万,而出售的全是假的性药。

  李恩忠:过去我没有打广告联盟的时候,我对网络广告,说实话,完全是无知的,现在我对网络广告,我觉得网络广告不得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

  记者:我们在现实世界当中面对的也许是自然人,也许是法人,可以通过各种规矩,去限定他这些行为。

  李恩忠:对。

  记者:网络呢?网络不容易。

  李恩忠:比方说,我在某一个网站上投放了广告,广告谁管?广告的真伪谁来鉴别?

  记者:但其实现在这个广告量,在我们所有广告业务当中的量恐怕是越来越大了。

  李恩忠:非常大。

  记者:有没有一些数据?

  李恩忠:应该说去年,2008年,全国的网络广告的投量82亿左右,收益有82亿左右。

  2009年,对淫秽色情网络犯罪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经营丁香成人社区的杜园也曾萌生退意,但巨大的利益让他却欲罢不能。

  杜园:服务器托管那一方出了点问题,我当时感觉就是不太顺利,然后我就想,当时想不做了。

  记者:为什么还是接着做下去了呢?

  杜园:没办法,那不是说了吗,利益的。

  记者:最大的利益,你这个利益大概对你有多大的诱惑?

  杜园:这个怎么说呢?钱对你有多大的诱惑就是。

  李恩忠:我抓到杜园以后,就是丁香成人社区的网站所有者以后,他说了一句话:我服务器的投入、租境外的投入,以及我的网站的维护的投入,所有的 加起来,我得要十万块钱左右来投入,我说你一年能挣多少呢?少说几十万吧。

  事实上,在这起网络色情大案没有最后侦破之前,虽然已经弄清了这个利益链条的构成,但视频聊天网站、广告联盟和色情网站,这三方都在不断地变换 域名,逃避打击,对于警方来说,它们就像隐藏在网络那边的一群影子,飘来闪去让人无从下手。

  魏松:最开始的时候,从淫秽色情网站上面的广告链接,点击进去以后只能发现一个视频聊天网站的页面,但是在视频聊天网站页面上面,我们获得了其 它的一些信息。

  怎样才能找到那些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真实面孔呢?荆州警方想出了一个办法,跟踪资金的流向,再找出背后的真正获利者。

  记者:假如说我看这个视频,我要付钱,这个钱会收到哪儿去呢?

  李恩忠:当我点击了要付费的时候,在它的视频聊天网站上,就有一个点击的东西,你输入金额以后,它直接进入一个资金的交易平台,就是 SS911,通过这个支付网关,直接进入了易宝支付的平台,易宝支付就是第三方支付平台。

  很快警方就发现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划走的,而第三方支付平台也在从中收取一部分费用。

  记者:那这个第三方支付平台怎么获利呢?

  李恩忠:第三方支付平台采取佣金方式。

  记者:什么比例?

  李恩忠:3%到18%,很高。光郑立的这个网站开办一年多时间,易宝支付从中获利40多万。

 

  视频聊天网站的经营者,为了掌控所有视频网站的资金,要求手下技术人员建立了一个资金通道,视频聊天网站所有用户的充值都必须通过这个通道才能 充值。1900多万的资金全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宝支付交易的。

  记者:刚才从您过程描述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确无法知道这笔钱到底用途是什么?

  李恩忠:但是有一条消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们在邮件和联系过程中间说了这么一句话,现在九部委出现了一个东西,你们得要注意了。九部委出的 什么?打击淫秽的,网络淫秽的。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提醒他呢?这只是一个推理。

  记者:有道理,但还是推理。

  李恩忠:对,不能仅仅靠推理,靠推理既害他们也害我们,那怎么办呢?那只有追缴了。

  而对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处理,警方却感到非常棘手。

  李恩忠:但是这一条道必须得给它堵上,不堵上后患无穷。

  记者:什么后患?有哪些后患?

  李恩忠:这有很多,比方说我现在,我要买一万台笔记本,每一台一百块,一百万。我空买空卖,行不行?我买我卖,钱是不是进去了?这一百万块钱是 黑钱,我进来了,那么你法律来追究我的时候,我这是交易的善意取得。

  警方通过技术侦查手段,最终顺利地从资金的流向上,摸到了幕后的经营者的踪迹。

  李恩忠:这个广告联盟实际上来说什么呢,是分贝网旗下的,也就是网络红人郑立。

  很少人知道郑立这个名字,但很多人却知道老鼠爱大米这首歌,这首歌让一个叫香香的网络歌手在2004年一夜成名。

  一夜成名的神话还在继续,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叫分贝网的音乐网站。

  郑立(犯罪嫌疑人):我觉得最重要一个是坚持和执著,其实很多商业模式在前期真的是在异想天开,但是你没有坚持把它执行做出来。

  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就是郑立,那时的他靠着坚持和执着创造了一个网络奇迹。几年以后,郑立的异想天开又让自己锒铛入狱。

  记者:很快就发现这个广告联盟是跟他有关系的。

  李恩忠:跟他有关系。

  记者:怎么显示出来的呢?

  李恩忠:广告联盟和我们掌握的视频站共用一个网络支付平台,也就是说它的支付网关,全部是分贝网,我们就提出疑问了,分贝网究竟跟它是什么关 系?

  这个支付网关最终指向三家重庆公司,重庆访问科技有限公司、重庆蓝彩科技有限公司和重庆聚乐网络有限公司,他们共同掌握着视频聊天网站和广告联 盟。其中,重庆访问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竟是国内知名音乐网站,分贝网的创始人郑立。

  李恩忠:也就是说郑立既办广告联盟也经营视频站,这怎么发现的?他的视频站通过他的广告联盟去投放广告,我在广告点回溯回来是不是找到广告联盟 了。广告联盟一看,这个投入点跟它在一个支付平台上出钱,他就不用出这一笔钱了,就是肥水不落外人田。也就是说,吆喝的也是我,卖瓜的也是我,两个人是一 个人。

  从另外的途径荆州警方也证实了分贝网与10多家视频聊天网站的关系。

  魏松:通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的时候,当时我们就发现了视频聊天网站上面,所公布的电话和QQ出现在了分贝网网站的页面上面,同样也就是说视频聊 天网站的客服电话和客服QQ也是分贝网上面公布的客服电话和客服QQ。这样我们就把视频聊天网站和分贝网联系起来。

  李恩忠:分贝网是在它前一段红火了一段时间以后,很快降温了。经营也不是很景气,因为这个东西还是大浪淘沙,这个不景气,郑立就看到当初他的一 个同事在做视频聊天网站,在做广告联盟,挣大钱。挣了几千万,他来劲了,他觉得我东方不亮西方亮,我总得找一个出口,于是他选择了它。

  2009年8月,在彻底掌握了这条色情利益链条的各个环节之后,警方分兵三路在重庆、湖北宜昌、河南郑州实施抓捕,顺利抓获重庆访问科技有限公 司的总裁郑立、重庆蓝彩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戴泽焱、丁香成人社区创办人杜园以及相关的管理人员、主播小姐共20余人。

  郑立:因为我在6月份,我就意识到有这个问题,我不停地劝他叫他不要做这个东西,既然国家说这东西不能做,刑法肯定是有触犯的。

  郑立因创办分贝网成为名噪一时的网络英雄,头顶光环的80后。可是号称身家过亿的郑立,为什么会开办黄色网站呢?原来郑立的分贝网在经营上出现 了问题,风险投资承诺的资金并没有完全到位,这迫使他必须尽快找到一个赚钱的项目。

  郑立:我作为一个投资者,本身做这个项目是投资的一个公司,叫彩蓝科技,这个公司我们是控股的,访问科技。我们分贝网是控股的,控股之后,我们 本身是想做正规的聊天,美女聊天,但是具体的经营,我是了解,但是不太清楚,本来想走直线,但是它走歪了。

  记者:他自己也说过,自己其实在创业上的一个成功,在于他能够异想天开。

  李恩忠:网络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地方,的确是这样。

  记者:您觉得当初他作为一个网络上成功的一个80后,这样一个企业家,某种意义上讲,到这一步跨度大不大?

  李恩忠:一步之遥。

  郑立:在看守所这段时间我挺后悔,悟出了一个道理。作为一个企业家,就必须具备一个素质--职业素质,这一条是不能丢的,就是社会责任感。

  淫秽色情网站和广告联盟被打掉以后,立刻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300多个色情网站一夜之间在互联网上消失了。

  李恩忠:广告联盟就是我们获取这些两三百个色站所有数据里头的核心环节,这一次我们并没下很重的药,由于我们找对了这个病的病症的症结所在,于 是很轻的一剂药,就把整个病给治了。

  记者:即使药量很轻,关键得下对地方。

  李恩忠:是这样。

  记者:你们下的地方是哪儿?

  李恩忠:我认为就是找到了它的利益链,找到了利益链。也就是说如果没钱,色站不会干,断掉它这个经济来源,色站赖以生存的土壤就没了。

  记者:那具体讲,在这个案子当中获利的到底有几个方面呢?

  程均:包括两个层次的一个获利,一个是共同参与淫秽色情网站,共同参与经营,然后进行利益分摊的,这一块儿,这一类。

  在这个利益圈里,以淫秽色情网站巨大的访问量为平台,由广告联盟、广告主、视频聊天网站、淫秽色情网站共同构成的资金链,利用淫秽色情网站所拥 有的巨大点击量为视频聊天网站创造收益,视频聊天网站再将所获取的收益层层分解,最终反哺色情网站,成为色情网站赖以生存的利益支柱。

  程均:它们通过这一个形成一个核心的利益圈来进行利益的一个分配,除了这一类之外,还有一部分是什么呢?为这些淫秽色情网站,或者说整个核心的 利益链条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和信息支持。

  另一个就是以色情网站巨大的业务量为条件,由服务器托管商、域名注册商、第三方支付平台、搜索引擎商等共同构成的信息链,通过为色情网站提供各 种信息服务和技术服务,又从色情网站的非法收益中分得一块利益。

  程均:前面那个核心的利益圈,肯定是明知了之后共同参与,参与进来了,后面一部分利益,后面的利益圈首先要认定他有明知的行为,才能对他进行一 个打击处理,或者说整治。这可能也是我们今后工作中的一个难点。

  记者:他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说自己不知道。

  程均:对。

  事实上,网络色情犯罪与以往相比,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其中不仅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衍生出更多的刑事案件。

  李恩忠:071案件是一个集群性的案件,绝无仅有,有淫秽视频表演,有开办视频网站、组织淫秽,有广告联盟,有第三方支付平台,有网络诈骗,有 网络盗窃,有网络种木马的,我这如数家珍,我能说出这么大一批来。通过一个案件衍生出来多少案件。

  记者:这个平台能做的绝不仅仅是传播色情这一点。

  程均:对,这个案件的话可能反映出现在网络违法犯罪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什么呢,流水化作业并不是说是某一个团伙,或者某一个人把要从事违 法犯罪活动所需要的每个环节都拿在手上做,而是采取分工负责、分工合作的方式、流水化作业。

  记者:利益分摊了,风险也分摊了。

  程均:对,利益也分摊,风险也分摊,同时的话,工作的环节也分摊。

  记者:从这个案子的破案情况来看,你们觉得目前在我们的制度设计,或者说法律制订上还有哪些不足之处,让你们在处理工作的时候增加了一些难度?

  敖建设(荆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首先是我们有些在法律政策上的缺失,有一些参与了,甚至明知,或者是应知这一类的,是没有办法把他打击。

  记者:比如说?

  敖建设:比如说网上银行,他明知道,但是他还是放任了这一类犯罪,没有跟公安机关联络,这是一个;第二 还有一些监管部门,你比如说我们有些信通部门,特别是监管部门里也缺乏这一方面的监管。

  记者:有一个各个部门协调、一起作战。

  敖建设:对,要能够起到联手作战,要齐抓共管,这么才能够对我们网络上一些环境,才能够净化,单靠公安机关以侦查破案或者来打击单靠这一手,是 远远不够的。

  从2009年底开始,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黄大战。对于执法中存在的困境,2010年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 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 复制 出版 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这一司法解释让一线的公安人员在执法时有了具体的依据。

  李恩忠:司法解释界定得非常清楚了。

  记者:新的解释是什么?

  李恩忠:也有一个明知的问题,但是你达到了一定的量,有一个量化的过程,都有责任了,你跑不掉了。

  记者:都有责任,这个都把什么也都进去了?

  李恩忠:广告联盟都进去了吧?第三方支付平台都进去了吧?虚假广告、你诈骗广告的人都都进去了,都有,有很多。我们这个案件应该这样说,给两高 出台的司法解释二,做了一个最好的注解。

  采访人物:

  魏 松 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民警

  李恩忠 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政委

  程 均 荆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 教导员

  杜 园 犯罪嫌疑人

  何 佳 犯罪嫌疑人

  戴泽焱 犯罪嫌疑人

  郑 立 犯罪嫌疑人

  敖建设 荆州市公安局副局长

0 评论: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上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本文中提及当事人,且自古以来与该相对人无利益关系;

3、本人昨天、今天以及明天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本文所述地点。本文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

4、本人在此发文(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文中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

5、人生有风险,上网需谨慎。本文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股票债券买卖、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阅读本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请立即关闭网页,并用20%高锰酸钾+75%乙醇对键盘、硬盘、电压插座、显示器、鼠标、cpu进行灌溉消毒;

6、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文,本人保留继续发文的权利;

7、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剑法、拳法、脚法、指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8、本人谢绝任何跨省(包括但不限于跨国、跨洲、跨星球、跨星系)追捕行为。确因不抓不足以平民愤,或不抓就领不到薪水养家户口的公职人员,建议携带工作证、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独生子女证、健康证、暂住证、毕业证、边防证、县以上政府机关出具的介绍信温情操作。抓捕按照以下排序倒序:作者、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以及网络运行商、电信运营商、电力供应商、电脑生产销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