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09

Fwd: 《焦点访谈》:域名管理失控致手机色情网站泛滥

——失控的域名 聚焦手机网络色情(六)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从11月份以来,在社会各界和媒体的强力关注下,手机网络色情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我们看到电信运营企业也加
大监管力度,然而最近仍有不少群众举报,还可以通过手机网络登录设在境外的许多淫秽色情网站。这些通向淫秽色情网站的通道,为什么屡切不断呢?

解说:

这 是江苏常州警方今年10月底从群众举报的淫秽色情网站上截取的信息,大量污秽不堪的文字,极富诱惑性的情色图片、变态的性爱视频充斥其中。11月29号,
江苏警方通过技术手段顺藤摸瓜,在广东惠州抓获了经营该淫秽色情网站的犯罪嫌疑人郑俊发。在审讯和搜查中,警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岳明 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副支队长:

我们对他的电脑勘验的时候,我们发现,他在他的电脑里面存在大量的他所注册的一些域名,大概有三十个域名。

解说:

通俗的讲,每个网站都有一个自己独有的户口,而域名就好比这个网站注册在户口上的名字,有了名字就有了户口,网站才能被接入互联网,用户才能访问得到。按理说,一个网站只有一个名字,而郑俊发注册了三十多个域名,干什么用呢?

岳明:

之前用的域名被封掉之后,他马上可以通过更换域名的方式,重新让他的WAP网站复活。

记者:

这是一种很难的一种操作?

岳明:

非常简单,两分钟就能搞定。

记者:

你现在手里攥着这么多域名拿来做什么用呢?

郑俊发 淫秽色情网站站长:

备用。

记者:

怎么备用?

郑俊发:

封掉一个我就换一个域名,又重新起站了。

记者:

就像猫捉老鼠一样?

郑俊发:

对。

记者:

永远捉不到是吗?

郑俊发:

捉不到。

汤锦淮 江苏省公安厅网络警察总队:

这 些犯罪嫌疑人也申请了大量的域名,将域名指向到他所架设的黄色网站服务器上去。我们国家现在也对有关网站进行了屏蔽、封堵,所以有些域名使用的时间不长就
被封闭了。但是域名申请非常容易,价格非常低廉,所以对于他们来讲,他们可能申请20、30、40个域名,不停地进行调整,这样给我们的侦查上也带来了很
大的难度。

解说:

警 方发现,郑俊发经营的这个手机色情网站近期就曾经被封堵过,但他通过更改域名的方式又迅速重新复活。事后郑俊发跟同行在网上聊天时这样说到,"现在我改域
名了,他找不到我了"。那么,郑俊发是从哪里注册到的那么多域名,又是如何注册的呢?据警方调查,郑俊发所获得的30多个.cn国内顶级域名是通过大煌
网、名富网这样的网络公司注册并购买的。警方调取郑俊发域名注册的资料发现,全部都是虚假信息。

汤锦淮:

我们在查找他的域名注册信息的时候发现,域名的注册人叫王旁青,但是我们在抓到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我们询问他,王旁青是谁,他根本不知道王旁青是谁,而且听都没有听说过。

郑俊发:

这些是我在注册域名(的时候)大煌(网)里面的客服帮我写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写王旁青,我也不认识这个人,是他自己写的。

解说:

你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是吗?

郑俊发:

是啊,因为我证件那些号码是乱写的,我是写44332211,全部乱写,他就通过我的域名(注册),就让我用这个域名,我直接付款,很轻松就可以得到这个域名。

解说:

事实上,为了便于对域名注册使用者进行监管,中国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第28条就明确规定,域名注册申请者应当提交真实、准确、完整的域名注册信息。但是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相当多的域名注册代理机构并没有遵守这一硬性规定。

记者:

如果说我不想把自己的资料透露出去的话,我能申请一个域名吗?

同期 大煌网站工作人员:

这个也可以。如果不想透露自己信息的时候,在填写资料的时候,可以稍微手工修改一下。

记者:

我可以随便填写一下是吧?

同期 大煌网站工作人员:

这样也行。

汤锦淮:

域名申请目前来看是很简单的,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申请.cn顶级域名,网上一些网络公司进行促销,它的顶级域名每个月的价格仅在18块钱左右。那么他在申请的时候,只需要将这个钱汇入到对方公司的账户,他不需要提供任何个人信息,对方就可以将域名设置好,给他使用。

解说:

我 们都知道,一个网站必须申请到域名才能被用户访问得到,而目前对.cn这样的国内顶级域名进行注册管理的机构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既然
如此,为什么像大煌网、名富网这样的网络公司,能够随意用虚假信息为用户注册.cn域名呢?他们跟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又是什么关系呢?

据 记者调查,为郑俊发注册域名的大煌网、名富网等,都是域名注册代理服务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将国内域名注册业务授权给了各级注册服务代理商,各级代理
商在接受域名申报时经常不按规定进行实名制登记,只要对方交钱就办理。这样一来,淫秽色情手机网站经营者想要申请20、30个域名简直易如反掌。而按照有
关规定,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有责任对代理商上报的域名及其注册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进行审核。但遗憾的是,这部分职责,恰恰成了很大的一个漏洞。

记者:

我用国外服务器,我再用国内.cn域名的话,资料如果不详细、不真实的话,会不会到时候有人查到我,有人管我?

同期 大煌网站工作人员:

应该没有。

记者:

如果说把域名这一块严格地管着,要你们用实名制来注册域名的话?

郑俊发:

我不会注册的。

记者:

为什么?

郑俊发:

怕被抓。查到肯定是查到我的身份了。

记者:

你觉得这是一个个例还是一个普遍现象?

郑俊发:

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解说:

域名注册代理商只顾收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又不严加审核,于是,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的注册信息虚假的域名,这为打击手机色情网站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汤锦淮:

国内域名管理和注册的现状我们感觉到非常混乱。第一,为什么域名注册这么容易?为什么不需要提供个人的身份信息?为什么域名注册使用后没有对网站内容加以审核?按照国家规定,是有相应的制度是对其进行加以监管的,但是为什么没有执行?

解说:

那么,域名管理为什么会如此混乱?从域名注册代理商到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为什么对虚假注册域名行为放任自流呢?

(电话采访)曾剑秋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

一般来讲,通过你注册了以后,虽然注册费用比较低廉,但是中国互联网中心还肩负有监管的责任。所以一般每一年还要进行审查,当然审核的时候也还要像注册一样的交一些年审的费用,虽然不高,但是如果数量多的话,应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解说:

江 苏警方在侦查中发现,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把.cn域名注册以每个一年25到35元不等的价格批发给了代理商,而代理商卖给域名申请者时,再赚取其中的差
价。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截止到2008年的上半年,仅.cn国内顶级域名的注册量就已经达到1218.8万个,警方按照每个域名每年收
取20块钱简单推算后发现,仅此一项,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每年收取的域名费用就超过2.4亿元。

记者:

应该是由谁来管?

汤锦淮: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网站上明确指出,它的领导单位是工信部、中科院和中科院计算机互联网络中心,那么,按照常规,他们应该负起这种监管责任,而实际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既没有审核,后期也没有监管,所以他们应该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主持人:

一些域名代理服务商们唯利是图,客观上成为了不法网站逃避监管的帮凶,而中国互联网络信中心作为我国互联网域名唯一的注册管理机构,在收取了巨额运营费的情况下,却没有尽到法定职责,没有严格执行实名制审查,客观上也为淫秽色情网站提供了便利条件。

如果虚假信息注册的域名继续低成本的泛滥,即使有再多的举报,再多的打击,手机的网络色情也难以根除,域名实名制管理刻不容缓。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0 评论: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上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本文中提及当事人,且自古以来与该相对人无利益关系;

3、本人昨天、今天以及明天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本文所述地点。本文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

4、本人在此发文(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文中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

5、人生有风险,上网需谨慎。本文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股票债券买卖、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阅读本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请立即关闭网页,并用20%高锰酸钾+75%乙醇对键盘、硬盘、电压插座、显示器、鼠标、cpu进行灌溉消毒;

6、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文,本人保留继续发文的权利;

7、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剑法、拳法、脚法、指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8、本人谢绝任何跨省(包括但不限于跨国、跨洲、跨星球、跨星系)追捕行为。确因不抓不足以平民愤,或不抓就领不到薪水养家户口的公职人员,建议携带工作证、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独生子女证、健康证、暂住证、毕业证、边防证、县以上政府机关出具的介绍信温情操作。抓捕按照以下排序倒序:作者、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以及网络运行商、电信运营商、电力供应商、电脑生产销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