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2010

韩寒7月22日香港书展读者见面会文字版

转自:政府丑闻

原始来源: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pub?id=1p7hag1lDZFo0A4E37YLDZ6psCfj9kQZ7jQ2Z9PP5Jnk

编辑说明:很有趣~~附一个对话:
  问:今天你来香港说了很多的口头语,比如说NB,TMD,还有鸭子、小姐等,这些词汇给人感觉有些肤浅,不成体系,是因为来香港了吗?某报记者问。
韩寒:你是光明日报的吗?


文字版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开场:

韩:这是一个什么都可以说的地方,所以我就没什么可说的。把(见面会)大部分的时间都留给大家提问,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谢谢大家今天来捧场。

主持人:今天既然是2010年香港书展里面的一个活动,所以我想我们还是要回归文学。因为书展上很多的读者都是冲着韩寒的文字来的,今年的书展他也有出版小说《他的国》的繁体版本,还有一本牛津出版社出版的他博客的杂文集《漂移中国》。

他还有一本书《独唱团》,相信在场很多人都看过,现在发行量据说已经超过了八十万册,首印非常成功。

韩寒,不如我们就从《独唱团》开始聊起吧。很多读者看过《独唱团》后觉得里面的文章都很有个性,你是用个性来解释"独唱团"这个名字的吗?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独唱团"的意思吗?

韩:不是。其实"独唱团"这个名字当时最早我是想留给我小说的名字,就像我爸爸想把韩寒这个名字,当时他想用来做他的笔名的,留给了我一样。

这是我预备的一个名字。当时最早的时候我想把这本杂志叫《文艺复兴》,后来就觉得不好,因为觉得这个牛逼吹得有点太大了,另外一个原因是当局也没有批,当局觉得可能这个名字不好,所有带文艺的名字都不行,因为他们本身自己也觉得自己没有文艺,所以就没能用这个名字。后来就叫《独唱团》了。

主持:你宣布要办这个杂志到现在,它中间有几个月的时间,我想知道的是这几个月当中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导致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韩:一个是金钱的压力,因为杂志社审稿的时候是需要成本的,一个月需要十多万的人员工资。

 当时坚持了大概一年多,付了两三百万的钱。因为我自己虽然是个畅销书作家,但是我平时也不大留什么钱,所以当时就比较穷,做鸭子的心都有了。

但是一想觉得这个(做鸭子)跟别的不一样,因为听说这个不像做小姐可以一晚上就能(赚到),所以就想到要靠另外一种卖身的方式,就是做一些商业的活动。

后来做了一些商业的活动把杂志社的开销什么的都给填平了。还有一个困难就是出版的时候,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很多的审查,但这种审查其实并不是官方的审查,大家都觉得是新闻出版署的查你,中宣部的审查你,事实上不是的,是出版社的审查,还轮不到那些地方来审查你,那些地方往往不会审查你,交给出版社就行了,借刀杀人就可以,但是出版社审查得比较严。

刚才我跟媒体朋友在一起做一个交流的时候也讲到过一个小故事,就是一个关于羊肉的故事。就是有一篇文章里面说这个人点菜点了一份羊肉,结果出版社说这个不行,这不能过。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因为点羊肉代表这个人没有点牛肉没有点猪肉,没有点猪肉就说明他可能不吃猪肉,那就说明他可能是个回民,这就牵涉到了民族宗教问题。

然后还有比如说千禧年这种词都不能够放到文章里面,因为千禧年是一个宗教词汇。所以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审查问题。他们并不是那么为难我,只是因为他们很谨 慎,非常的谨慎,而我又想尽量多地保全各个作者的文章,所以换了很多的出版社,有些出版社说这几篇文章不行,说你换个别的出版社审审吧,别的出版社说这三 篇文章一点问题都没有。

(主持人:你总共换了多少家出版社?)换了四五家吧,但是这个出版社却说是那三篇文章有问题,所以每一个出版 社都有不同的想法,花了很多的时间,后来也是做了不少的妥协。因为事实上我还是单纯的只是想做一本文艺杂志,因为如果你特别大篇幅的看着都是那些战斗性的 文章会很累,而且网络始终是那些文章最好的一个载体。

主持人: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独唱团》里面,有很多的作家的大作是尽量的保存下来了。我想问你选择这些文章的标准是什么?

韩:有趣。但不光光是有趣,可是有一个朋友说得很对,他在批评这本杂志的时候说,你可能太过于关注那些,比如说在尺度上,跟审查有关系的文章了,那只是 所有文艺形式的20%,还有80%是无关审查的,但是你不能因为把注意力都放在那里,降低了那80%的文艺文学的标准。我觉得他说得很对,所以以后我们会 更加的注意些。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有两个小条子递上来了。

(韩寒开始自己读问题然后解答)

问:作为年轻人的代表,你对你的同龄人是否有什么建议?

答:没有什么建议。(笑)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事实上都不一样,我觉得还是自己来吧。

问:你跟今天中国比较优秀的知识分子有过接触,比如陈丹青、梁文道等,他们对你的观念是否产生过影响?如果有,是什么?

答: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看挺多书,他们的书我也看过不少。陈丹青跟梁文道都是现在写得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作家,我个人非常的喜欢他们。

问:你如何处理恐惧?

答:我就"啊"一声(大叫出来)。就这样处理恐惧。

问:现在你出书,赛车,看似很成功,会不会出现后劲不足的问题?比如说你的学历,你没读过大学,你的知识储备少了。

答: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自从出了唐骏的事情以后大家都特别的关心学历这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刚才对媒体也回答过,大家都很关心学历嘛,听了唐骏的事情以后很多名人都纷纷的修改了自己的学历。

然后我也顺应这个顺势,也修改了自己的学历。因为以前在自己的学历那一栏上面我填的是高中,后来我发现其实我高中文凭没拿到,我应该是初中(水平)。所以我就把学历修改成初中了。谢谢唐骏。

问:《独唱团》里面有你写的一篇叫《我想和这个世界谈一谈》的文章,听说这是你的下一部长篇小说,现在是在《独唱团》上做连载。您这个标题让大家很感兴趣,"想和这个世界谈一谈"主要是指的谈什么?

答:这原来又有一个书名。原来我想叫的书名叫《1988》,后来他妈的村上春树出了本《1Q84》,这(《1988》)其实是我想了好多天的一个书名又不能用了。

当然我很喜欢村上春树,我觉得他写得也相当不错。一个是他有着相当好的情怀和非常进步的心态;另外一方面是日本作家写东西都特别�嗦,他是相对来说不那么�嗦的一个。(所以这个名字)到最后就改成《我想和这个世界谈一谈》了。

问:你和你的亲人会不会对你的处境甚至人身的安全有所担心?

答:大陆其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恐怖,所以虽然它很多时候也挺恐怖的,但是因为这些年事实上对文人对作者更多的采取的是说,大不了你不要说这个,或者说你说了以后就把它删掉,顶多是这样。

但是对于人身的威胁或者伤害其实这些年都还算好。我担心吗?是的,我担心的,因为我担心回不了中国。

因为在香港我还不认识谁,留在香港可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适应。但事实上他们更担心的是我在比赛的时候的安全。为了打消他的顾虑,我带我爸爸坐过一次赛车,我带他去其实是想告诉他赛车其实是非常安全的一件事情,结果那次我还撞了。

不过总体来说很安全,他们对我也很放心。

问:最近一个月博客都没有更新,在忙什么?

答:其实我想更新过几次,但后来又都没有更新整整快一个月了。可能最近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吧。

问:《独唱团》以双月刊的形式发行,以后是否会保持这样的周期呢?你对《独唱团》阉割掉了多少最初的内容?

答:这不是我阉割的。它现在是以双月刊的方式发行,我们甚至不能叫它是刊,因为它事实上还是用书号做一本丛书在出版,但是会转成刊号出版的。

问:今天看到你一直带着笑脸,请问你怎样保持这么好的心态?

答:其实昨天我跟我女朋友吵架了,你们都没有看到我内心的酸楚。

问:在香港最想见哪位明星?

答:男明星女明星有要求吗?在香港我想见张柏芝。其实我个人还是挺欣赏她的,真的。

主持人:我现在已经收到很多的小条。我今天是没有审查的,我会全部都递给韩寒,但是我会把它分分类。现在发现纸条里面有三分之一的问题在问你关于结婚,做爸爸的事情,我觉得你必须回应一下。

  韩:哎,真好。你不负责审查只负责分类,如果大陆的宣传部门都像你这样就好了。

(继续自己读问题然后解答)

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做父亲?

答:其实这是一场机缘巧合,这些都没有办法来预判的。我有很多朋友想做父亲但却没有做成,有很多朋友只是随心一炮就成了父亲。所以这些都不能够去判断。

问:你这次来住在香港的哪个酒店?

答:其实这个酒店离这里很近,我具体不清楚它的名字,因为昨天到得太晚了。就在那个会展中心后面,房号是…因为我一会就走了,所以可以告诉大家。

问:网上有一篇冒充你写你女友的文章,可以藉此机会真实的来说一下吗?

答:对,那篇文章是冒充的。我一般不大会写我女朋友的,除非等我老的时候写回忆录的时候会写,而且那个时候可以把更多的事写出来,我相信他们也都能原谅我。

问:你对香港这个地方有什么看法?

答:其实对香港这个地方,我个人是挺喜欢的,而且很早的时候就在大陆的电视上接触到香港。香港很多艺人到大陆回答问题的时候永远就是"呃,关于这一个问题" (模仿香港艺人发得不标准的普通话)。

很多人说香港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城市,可能是觉得香港人不大喜欢读书,或者说读很多的八卦。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文化,八卦也有八卦的文化,电影有电影的文化。一个出过那么多好电影的城市,一定不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城市,而且它对文化那么的宽容。

事实上我感谢这座城市,它保护和庇护了很多华人,尤其来自大陆的文化人或者作家。我要谢谢这座城市。

  问:今天你来香港说了很多的口头语,比如说NB,TMD,还有鸭子、小姐等,这些词汇给人感觉有些肤浅,不成体系,是因为来香港了吗?某报记者问。

答:你是光明日报的吗?


问:你好像蛮留心香港的流行文化。香港的流行文化对你有影响吗?

答:有。包括当时最早的时候林夕写的词,或者说张国荣的歌,陈百强,黄耀明,达明一派,很多很多香港的艺人,四大天王,还有台湾的。

因为我一直经常搞混台湾跟香港的流行文化,但本身也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当然也有影响。

主持人:我打断一下,有一些问题是这样子的,涉及了个人隐私资料,我觉得不大方便念,包括她的姓名、电话号码都写出来了,"你风趣幽默,长得可爱,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可以约会吗,我的电话是……"。

韩:(接着念)还有最后一句,"很高兴听你说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了,请快快致电我,我长得很像柏芝。小桃。(署名)"这是哪一位朋友?敢写的就要敢站出来。

问:你对模特还有少女嫩模出版写真集在香港书展十分集中有何看法?

答:其实我很想拿一本来看一看。其实我觉得,就像现代诗一样,在最初的时候我批评过现代诗,我觉得现代诗一无是处,虽然有很好的现代诗人,但可能我总体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形式,我总觉得现代诗就是诗歌的歌词分支,而且写起来太简单了。

后来事实上我发现我错了,因为一来有很多很好的现代诗,它们对推进中国很多东西有着非常大的帮助;另外一点,其实不能够排斥任何的文化形式。

我们中国,尤其是大陆,出了这么这么多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永远是带着排他性在做事情。所以我相信文化更不应该有什么排他,虽然嫩模可能(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可能觉得的确很低俗,但事实上它们都应该存在,而我更会去买一本看看。

韩:怎么这都是问我有没有结婚的?小桃这都是你写的吗?

问:你写文章的时候有着一个什么样的理念?

 答:在写杂文的时候肯定有着必胜的理念,在写小说的时候,事实上我其实挺自卑。我在之前从来不称自己是一个作家,我总是称自己是一个作者。

我看得更多的是,差点说错一个日期,是五四的时候,更多的文章。

那个时候的文章真的是很好,而且无论是它的情怀或者它的文笔,尤其是文笔,都特别的好。

我从无论是当时胡适、梁实秋还是林语堂那些人的文章当中都获益匪浅,我也推荐大家多看看那个时代的人写的文章。后来我们思想跟政治都正确了以后,这个文章就写得越来越烂了,都没有办法再去看那些文章,他们都忽略了文字本身的优美。

问:如果你被关进监狱,只能带一本书,你会带哪一本?

答:我会带一本圣经,可以在里面藏一把锄子或者锤子什么的。


问:为什么在什么都能说的地方就没有什么话好说?

答:我觉得我还是说得挺多的。它事实上就像男性的一种欲望,就是有些人比如说半推半就的时候你反而觉得更想上人家,人家如果真的一捋头"来吧!",可能就没有那么的冲动了。但事还是要办的。

问:除了写政治以外,觉得还有什么意义?

答:事实上我都没有写过什么政治,也很少涉及到政治。我很讨厌政治,但我很热爱文艺。只是我更不喜欢我所热爱的文艺被我所讨厌的政治所妨碍。

问:韩少,你现在一句错话都不讲了,好没劲啊。你真的没去喝茶吗?

答:事实上是这样,其实挺怪的。真的从来没有任何人请我去喝过茶或者说喝过咖啡,可能他们怕我嘴巴比较大,今天喝了明天就说出去,然后把(请喝茶的人)音容笑貌都说一遍。

而且其实我也问过有喝过茶的朋友们,这个喝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奇妙的经历。

也无非事实上就是说一些大道理让你识大局识大体。所以问题没法解决的时候总是用"大局为重"四个字就能解决了,因为你只要一旦大局为重以后,所有人只要藏在背后捞自己的个人利益就可以了,拿大局去压别人总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喝茶,如果我要去喝茶的话,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我一定要自己买单,不能用公款。

  问:你觉得你有可能从政吗?如果要从政,你首先要做什么?

答:欲从政,先自宫。
但 是我还想留下来。可能现阶段从政是很乏味的一件事情,它不光乏味,而且我始终不能接受和很多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因为我完全不能够忍受在台上说着那些排比 句,我接受不了,所以其实我更乐意做一个作者,做一个车手,或者会去做一些别的行业,而不是特别的喜欢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有一些卓越的成效。

问:请问你此次在香港呆几天?

答:一晚上。一天。

问:作为一个赛车手,你如何保持你写作的灵感与热情?

答:事实上灵感它无须保持,还是欢迎大家到大陆去走一走看一看,这个国度还是可以提供给你很多的灵感。热情事实上是一种,其实我觉得我对写东西,挺多次 都觉得是挺乏味的,的确会有这种感受,因为觉得有些人希望看到(我写东西),其实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想写,但被迫还会写一两篇文章。

但事实上我很欣慰我的读者,因为他们并不是那种很低级的很盲目的那些读者,写什么都说好。当我写这样的文章的时候,他们会非常敏锐的在留言里告诉我说你这个有一点无病呻吟了,有一点明显不想写硬憋出来的,所以我很荣幸我有这样的读者们。

问:看过你接受BBC的采访,是如何做到不踩钢线的呢?

答:我想他可能想表达的是不踩红线和走钢丝,然后就把这个一起表达成了"走钢线"。事实上是这样,就我特别讨厌有人在写东西的时候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我觉得这句话特别扯蛋。但事实上的确是对于每个写作者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根钢线。

可能我的钢线相对来说比较的宽泛一些,但是事实上,所有写东西的人我相信大家都有着几乎一样的追求,包括所有的媒体人。因为我经常觉得在一个国家里宪法应该是它最后的底线,但事实上宪法有的时候它会变成"沦陷"的 "陷",所以在那个时候,我相信媒体是唯一的底线。

其实很多的媒体,有的时候在大陆大家可能觉得说这一方面的媒体一定是很进步的,那样的媒体它一定是非常的落后的,事实上不是。事实上年轻人都是差不多的,而且我相信任何的媒体从业人员都是有他的新闻理想、媒体追求的。

我相信大家都一样,而且未来这根钢线一定会越来越远。反正最终我相信会没有这根钢线的,因为所有的线所有的东西都有它可以承载的分量,如果它太重了,它一定会崩溃的。

问:韩寒你好,看到你,我和我的闺蜜心里都小鹿乱撞。本来我就喜欢帅哥,何况是才子。我们特别欣赏你的文字和生活。你对世界杯有不少评论,请问本届让你记忆最深的球队和球员是?

答:我对世界杯其实没有什么评论。当时看了几场朝鲜队的比赛,因为第一场看朝鲜队对巴西,当时就觉得朝鲜踢得还算不错,虽然没有什么章法,但还是挺拼命的嘛,可能是怕回国以后被枪决所以就特别的拼命。

后来看第二场,看朝鲜队对葡萄牙,因为葡萄牙之前表现得不好嘛,所以很多朋友说葡萄牙有可能会被朝鲜逼平,甚至都取胜,但我总觉得不大可能,我觉得朝鲜 还是可能会输,因为很多时候它事实上不是靠精神来获胜的,还是要靠技术,而且尤其是这种精神建立在给金正日将军开心开心的精神上,我还是觉得它不大靠谱。 后来朝鲜的确是输了,当时我给朋友发了一个短信说,类似制度的这种国家啊,一旦硬起来还是能够挺硬的,但一旦崩溃起来那是一泄千里。

后来我看了荷兰对西班牙的比赛,大多数比赛我都看了。我喜欢南美球队,我也喜欢阿根廷,但是阿根廷很早就出局了,没有办法。

问:和你同时出现的人中很多都移民了,你会离开中国吗?

答:我不会。可能这个答案很多人不大愿意听到,如果我说"我会"就好了。我还真是不会,因为我喜欢的人都在中国,我不喜欢洋妞。我觉得我会一直留在中国,如果她欢迎我我会很开心,如果她,我相信她不会驱逐我,事实上无论如何,它始终是我的故土。

这种感受很奇怪,去国外比赛的时候,虽然你可以感觉得到它们的确是很好,无论是社会制度还是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它们的确是无论科技民主各方面都在一个非常高的水平上面。但更多的你只是希望说如果将来我们的国家也是这样那该多好,而不是说想要去住到别人的国家里面。

始终,很怪,包括他们对你的相处。他们当然很客气,但是更多的那种客气事实上是出于他们本身的一种礼教。我还是更希望别的国家的人想来移民我们国家,但我现在不建议他们现阶段来。

问:韩寒,你为什么要写东西?

答:我从小就很喜欢这个职业。当时想当记者,觉得记者可以做到很多嫉恶如仇的事情,可以把很多的不好的地方曝光出来,后来发现当记者不行,因为记者上面 原来还有主编,但是当你发现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主编的时候还是不行,主编上面还有相关部门。后来我觉得可能当一个作家比较自由一些,所以我开始写东西。

韩:大家提的问题如果有好的话,我可以放在我的博客上一起回答大家。

问:请问《独唱团》的英文名为什么是Party?

答:我的英文很差的,party什么意思我不懂。


韩:刚才说到的一个会不会移民的问题,我想再补充回答一下。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也许必须要去别的国家,我相信我会选择香港或者台湾。但其实我更希望能留在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亭东村十三组。

问:你是否考虑通过优才计划入港?这样的话就可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而且依然拥有中国人的身份,还能多生几个孩子。

答:是,因为多生几个孩子的确有一些办法,大陆的这种计划生育政策我就不去评论了,反正真是,咦……(表示鄙夷)但是前两天我在飞机上看到一个关于印度 的,就是印度也想控制人口问题,后来印度想了一个办法,他们一开始说如果结扎就给你点钱,因为印度比较穷,所以就有一些人去结扎了。

去了以后发现,都是那些生了好多的,生了四五个以后不想再生的去结扎,然后印度政府又想办法,就把结扎作为惩罚的一种方式,就比如说你犯罪了,你跟人打架,或者你去坐火车逃票,就把你抓起来结扎。

据说这一年结扎了八百万人,然后马上这个政权就被推翻了。

我想说真是很少看到有比大陆的这种政策还要傻的……真是很无语。但是我当时也想过优才计划,也有人跟我提过。首先我怀疑我是不是一个优才。在上海的时候可能上海挺头大我的,但是到了香港,到时可能也不受香港的待见。但我相信不会。

另外事实上我还是始终有一些担忧,因为我更多的是考虑是否出国可以方便一些,可以多生几个孩子,但出国可能大不了起早一点去办签证来完成这个问题。但是生孩子的话,可能只能从别的地方来尝试了。

问:你中分怎么留的?我没见你中分过。

答:从小的时候我上学的时候,我很羡慕很多高年级的男生头发有头路,什么三七开啊五五开啊,那个时候学郭富城林志颖他们嘛。但是我就始终都没有头路,拼命在那梳梳梳都梳不出来,始终弄来弄去都是小毛头,所以我总是觉得非常自卑。

后来我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很有效,在年轻的时候,就是洗完头的时候不要吹干,然后马上就背对着枕头睡觉,一觉醒来的时候头路就非常的明显,而且头发是这样的(向两边),不光像郭富城,而且还像毛泽东。

问: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快结婚啊?

答:不可以。


(观众席上有人问:那你结婚没啊?韩寒笑而不语。)

问:你最喜欢内地和香港的歌手是谁?

答:说到这里想起刚才也在媒体会上说过的一个事情。香港我很喜欢张国荣,也很喜欢张国荣黄耀明那一批的歌手,台湾呢我很喜欢更多的是词人或者制作人,李宗盛罗大佑那一批。

因为那个时候对歌词更加的看重,可能是出于我的职业吧,对歌词的关注要更多一点。

讲一个刚才讲过的一个故事,就是我在机场的时候我很少看到那种名人会想要上去跟他说话啊或者怎么,但有一次我从上海坐飞机到北京,我就看到了李宗盛。当 时李宗盛穿了一条特别花的衬衫,当然也符合他的这个性格,很花,一颠一颠就进洗手间了,我也不好意思跟着他一颠一颠的颠进去,我就在那里想,我顺便要等行 李嘛,就顺便等李宗盛出来,结果这一等就是二十分钟,他都没有出来,一直没有出来过,我实在等不到他我就走了。

但我还是很喜欢那一批词人的。其实周杰伦也很不错,他的歌的整体质量还算不错,他的几首歌我都挺喜欢的,但我对他写歌唱歌之外的一些审美不是特别的认同。

问:你如何看张爱玲的小说?

答:她是为数不多的有质感和才华的女作家。我虽然没有完整地看过她的小说,但是我看到过很多她短的文字,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的,因为很多的文感你是可以从短的文字中看得出来,她很适合做这个工作,很多人其实很不适合。

问:请问你的字那么漂亮,有没有想过出一本里面全是手稿的书,又让同学喜欢,又可以让更多人临摹一手好字?

答:我其实当时想过出一本书全都是手稿的,但是事实上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因为我相信可能一个作者还是要靠他写的东西来吸引读者,而不是他写作之外的一些东西。

有的时候如果我出一个纯手稿可能可以拿去稍微弄一弄做一个艺术品挣点钱,因为有的时候我也很羡慕那些艺术家嘛,出门骑个自行车"�"被车撞了,当然假设人没事,然后自行车被撞变形了,他就把这个自行车拿出来起了个名字叫"中国",就在那卖一千万。

所以我很羡慕很多艺术家,但始终我还是想做好我的本行工作,现在还没有想做自己(的艺术)。事实上我的字也就是说在中国的传统作家当中写得算稍微好一点而已,但是在真正的写书法的人当中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主要是因为大家的字都太难看了。

问:你是怎样回应你是韩国人的?

答:身为一个韩国作家(笑),很高兴能和大家见面。但事实上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关于这些东西。因为我们对韩国,事实上是有一些莫名的仇恨的。先说一下日 本,当年在我出《独唱团》的时候,有一张小的画,那张画可能大家都挺喜欢的,所以我放在《独唱团》的封底,但现在没有了,现在被我去掉了,就是有一个没穿 衣服的人拿着枪的那个。后来那张画放大了以后还做成海报,当时书都已经印好了,结果我突然拿回来发现那个画的手臂上刻了两个字叫"爱日"。

当时这是一个连续漫画,后来这个连续的漫画被撤掉了以后这两个字放在这里就非常的突兀。当时其实想要表达的意思是那个人非常喜欢乱搞,但是单独作为爱日 就很容易被很多民族主义者拿来攻击,对我来说无所谓,但我不想我的读者会被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所骚扰,所以我收回了整个《独唱团》,销毁了封面和十几万册 书,销毁了五十万个封面,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导致它本身是七月一号上市的,变成了七月六号。

并不是因为回避这个生日,就是因为这个问 题。因为对于我本人来说,虽然我个人非常欣赏日本,在亚洲无论是从美术或者是从工业、礼仪等等很多东西都值得我们学习,但事实上我又讨厌他们,因为他们打 断了我们国家的本来非常有希望的现代化的进程,否则的话就没苏联的什么事儿了。

所以也挺遗憾的。但对于韩国人,其实我觉得韩国也根本没有那么不好,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我们先在人家身上泼一点粪,然后就走过去说"哎你怎么这么臭"。

包括说我是韩国人的那个帖子,其实也是我们自己人,可能作为开玩笑或者是恶搞的形式来发表的,其实也不是韩国人那么写的。所以我觉得无论韩国还是日本、中国,大家其实都可以在一起把酒言欢,事实上没有那么多的仇恨的,真的。

问:金融有危机源于贪婪,贪婪的主旨在于限制,限制可能是一种道德的约束或者是法律,那么,你怎么看待自由?

答:我觉得他这个不是一个问题,是一首诗。他只是想让我在这里朗诵出来而已,我朗诵出来了。

问:从《三重门》到如今的《独唱团》,现在很多人在关注你的成长,请问在这样的关注下,从少年到青年,你是如何守住自己并提升自己的?

答:其实我没有守住自己,尤其是在很多女孩子面前。但是提升自己其实很简单,还是多看看书,多接触接触各种各样的咨询,包括这次的香港书展,也都是很好的一个平台。多阅读吧,无论是从网络上阅读还是从现实的纸媒上阅读,还是要多看看。

问:香港是个文化沙漠,你认同吗?

答: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了,我觉得我不认同。

问:对中国人的民族性有什么看法?

答: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大了。

问:你对一些想做作家的青年人有什么建议?

答:这个行业是非常好的一个行业,它可以让你呆在家里,或者随你的便自己到处乱走,而且说不定如果你是一个畅销书作家的话还有很多的版权,虽然不至于发财,但呆在家里面很开心。

但是一定要确定一条就是,一定要确定无论是作家还是别的所有的行业,首先你要确定自己是真的适合这个行业,而不仅仅是热爱。因为你发现如果你热爱这个行业但是你并不适合这个行业,这其实是更大的一种痛苦。

问:最后一个问题,韩寒,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答:用这个问题来结尾,很好。Yes, I do.

0 评论: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上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本文中提及当事人,且自古以来与该相对人无利益关系;

3、本人昨天、今天以及明天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本文所述地点。本文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

4、本人在此发文(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文中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

5、人生有风险,上网需谨慎。本文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股票债券买卖、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阅读本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请立即关闭网页,并用20%高锰酸钾+75%乙醇对键盘、硬盘、电压插座、显示器、鼠标、cpu进行灌溉消毒;

6、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文,本人保留继续发文的权利;

7、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剑法、拳法、脚法、指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8、本人谢绝任何跨省(包括但不限于跨国、跨洲、跨星球、跨星系)追捕行为。确因不抓不足以平民愤,或不抓就领不到薪水养家户口的公职人员,建议携带工作证、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独生子女证、健康证、暂住证、毕业证、边防证、县以上政府机关出具的介绍信温情操作。抓捕按照以下排序倒序:作者、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以及网络运行商、电信运营商、电力供应商、电脑生产销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