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2008

Internet 的50年口述历史.第二部分

新闻来源:VanityFair
这是 Internet 的50年口述历史的第二部分,Bob Kahn,Larry Roberts,Leonard Kleinrock 等人回顾了 Internet 的诞生,Internet 最初的应用,尤其提到了电子邮件,还有第一个网络病毒。请参阅 Internet 的50年口述历史第一部分

Internet 的诞生

1969年,ARPA 将界面消息处理器(I.M.P.'s),也就是节点或数据包交换机硬件设计的任务给了 Bolt, Beranek & Newman。Edward M. Kennedy 议员在一封祝贺函中称 I.M.P.'s 为"跨信仰"(interfaith)消息处理器。

Bob Kahn:

他们说,我们需要一个网络。这有点象奔月火箭,背负着一大堆东西,从 Florida 洲的发射台出发,再从月球上带点东西回来。

Larry Roberts:

当时有两个参与竞标的团队势均力敌,BBN 和 Raytheon。我根据他们的团队结构与人员情况做出选择,我觉得BBN结构更简单,没有很多中层经理。

Bob Kahn:

Larry Roberts 是个工程师,事实上,Larry 几乎一个人创建了 Arpanet,当 Larry 在 BBN 和我们签下合同,他从头到尾参与了整个过程,8个月的期限一满,BBN 团队于1969年8月30日向 U.C.L.A. 提交了他们的 I.M.P. 原型。

Leonard Kleinrock:

1969年9月2号,I.M.P. 第一次同它的主机建立连接,当时是在 U.C.L.A.,我们甚至没有没为那个时刻留下任何记录,没有人注意到那件事。1969年发生了很多事,人类登月成功,Woodstock. Mets 赢了世界职业棒球大赛,Charles Manson 在 Los Angeles 杀人,Internet 诞生。人们都知道前三件事,却不知道 Internet 的事。

Len Kleinrock

于是,交换机出来了,没人注意到这个,然而,一个月之后,Stanford 研究院拿到了他们的 I.M.P. 并连上了他们的主机,试想一下,一个方形的盒子,我们的计算机,连上了5或10英尺之外的一个交换机,在400英里之外,Stanford 研究院,还有一个,他们之间用高速线路连接,我们将用这个尚不成熟的网络连接两台主机。

在1969年10月29日,晚上10点30分,我在笔记本上写下一条日记,"同 Stanford 研究院实现了主机对主机的交流",如果你允许我用一点诗意的话来描述,就是,1969年9月发生的那件事是襁褓中的 Internet 的第一次呼吸。 

Bob Kahn:

从那以后一年半的时间,都没出现过真正运行的站点。原因是,你必须实现接口,建立协议,必须同操作系统连接,必须同应用连接。我的结论是,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来激发别人,于是我同 ARPA 商谈做一个演示,他们联系了第一届国际计算机通讯大会。

Vint Cert 当时在 U.C.L.A. 与 Leonard Kleinrock 同事,他和 Bob Kahn 共同设计了 TCP/IP 协议。他现在是 Google 的一名执行官,他的头衔是"首席 Internet 传道官"

Vint Cerf:

Arpanet 的一个特点是连在上面的机器都是基于分时系统的,在分时系统中,互相为对方留取文件十分常见,Bolt, Beranek & Newman 的一个叫 Ray Tomlinson 的人,想出了一办法,将文件通过网络从一台机器传到另一台机器并放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供人访问,他说,我希望用某个符号来分隔接收者的名字与文件所在机器的名字,他在键盘上找了找,发现了"@"字符,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

Robert Metcalfe 曾在 M.I.T. 为 Arpanet 工作,他后来发明了以太网并创建了 3COM。他还提出了 Metcalfe 法则:随着网络上用户的增长,网络的价值成级数增长。1972年,Metcalfe 被指派在 I.C.C.C. 大会上为 Arpanet 做演示。

Bob Metcalfe:

想象一下,一个胡子拉碴的毕业生出现在10几个AT&T 执行官面前,他们穿着笔挺的西服,我给他们做演示,我在 Arpanet 中到处穿行,告诉他们,看,这里是洛山基的 U.C.L.A.,这里是旧金山,这里是芝加哥,这里是剑桥,是不是很 Cool?我正这样做着演示的时候,系统崩溃了。

我转过身,看着这10几个 AT&T 笔挺的家伙,他们全在笑,从那一刻起,我和 AT&T 结下了梁子,因为我知道那些杂种在彻底和我作对,直到今天,我仍不愿提到 AT&T,我的手机是 T-Mobile 的,我家所有人都用 AT&T,只有我用 T-Mobile。

随着网络的发展,也同时发展出另外几种网络,大西洋对岸,法国科学家 Louis Pouzin 创建了他自己的 Arpanet,唤作 Cyclades。那是一个包交换卫星网络(Satnet),预示着不同网络之间进行交流所可能带来的混乱。Bob Kahn 与 Vint Cerf  1973年设计了 TCP,Internet 在 TCP 扎根,TCP 是不同网络进行连接的一种方式。

Larry Roberts:

我们建起 Arpanet 之后,很多人建网,每个人都在竞争,每个人都有他要做的事。因此,找到一个协议非常重要,这样他们才能相互交流。Bob Kahn 真正推动了这一进展,该协议没有许可化,他们向世界证明,将一些东西免费会极大推动它的标准化进程。

Vint Cerf:

Arpanet 证实了数据包交换的有效,也证实我们可以将不同的类型的计算机通过相同的包交换协议进行交流。Bob Kahn 和我所在的工作说明,使用不同的协议,我们可以使几乎无穷种不同的网络通过包交换互相连接,TCP使互联网互联。

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成功了会发生什么,我们知道移动的可能,知道卫星,我们知道这些东西将具有多么大的威力,我们惟独不知道其中蕴涵的经济价值。

TCP 被引入后的10年,Internet 被大学的研究者与其它尝鲜者所拥抱,Web 文化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最初的电子布告板。1977年,苹果公司创立,并推出个人电脑苹果II,1981年,IBM 发布了 IBM PC。

Bob Metcalfe:

早期,计算机价值上百万美元,它们有整间屋子大,一个城市只有那么一两台。个人电脑在70年代末随着苹果而发展起来,但个人电脑的大事件是1981年8月的 IBM PC,那是非常大的事件,因为个人电脑成为商业工具,从大学走进商业,不日便成为消费品。

1985年,一个叫做 Control Video 的公司雇佣了 Steve Case,他当时是必胜客的产品经理,被请来为他们的电子游戏服务做市场。几年后,Case 成为 CEO 并将公司发展为一个交互服务公司,该公司后来重命名为 AOL,他们著名的"You've got mail"成了一代计算机用户的口头禅。

Steve Case:

我们始终相信让人们互相交流是杀手级应用,不管是198年发布的即时消息还是聊天室,或者电子布告板,交流始终是前沿与中心,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商务或娱乐,都是第二位。我们认为交流超越了内容。

这一媒介最大的突破是 PC 供应商在他们的机器中捆绑了调制解调器,我们为此花了许多年,最终在1989年说服了 IBM,在那之前,调制解调器一直被当作外设看待。

e-mail 的使用很快也带来了垃圾邮件,DEC 公司的市场影销人员 Gary Thuerk 在1978年向 Arpanet 发送了人类第一封垃圾邮件,那是一份将在 California 举行的两款产品演示的公开邀请 (Ferris 调查机构估计2008年全球反垃圾邮件的开支将达到1400亿美元)。在1988年之前,e-mail 还没被广泛使用,几乎所有的 e-mail 都用在学术和军事领域。那一年,里根的前国家安全顾问 John Poindexter 在反伊朗丑闻中落马,他出庭的时候第一次在法庭上使用了电子邮件证据,Dan Webb 是当时的检查官。

Dan Webb:

坦率地说,我并不知道到底用了什么 e-mail,突然间,那些国家的高级官员开始用一种令人惊奇的直白方式交流,就象在交谈一样。让我眼界大开的是新证据呈送方式,我们一直使用目击证人,我们靠回忆重现曾经发生的事。突然间,我们有了一种叫做 e-mail 的证据,逐字逐句地记录了当时所交流的一切。

Steve Case:

我记得当我们的增长突然加速,有那么多人想使用 AOL,以至于我们无法处理那么多请求,有一段时间,我想大约是23个小时,我们的系统停机了,整个国家都在谈论,就象停水或停电了一样。

当 Internet 真正成为全球化系统,它面临的潜在危险也加剧,互联是它强大之所在,也是软肋。第一次重要攻击是1988年11月2日的 Morris 蠕虫,由 Cornell  大学的研究生 Robert Tappan Morris 编写。Keith Bostic 那时是 Berkeley 大学的计算机程序员,是参与围剿 Morris 病毒者之一。

Keith Bostic: 
基本上讲,Robert Morris 发现了 Unix 系统中的几个安全问题,觉得他可以写一个蠕虫病毒,他是个学生,并无恶意。不幸的是,他在程序中犯了几个严重的错误,结果,几乎关闭了整个网络系统。


Morris 成为反计算机欺诈与滥用法案的第一个被告,他最终被罚超过10000美元,并判处三年监禁和400小时社区服务。Mark Rasch 是当时司法部的高级计算机犯罪律师,也是 Morris 案的检查官。

Mark Rasch:

从法律的角度我们当时想弄清两件事,一,这是否故意行为?二,这是否犯罪?如果是,谁该负责。当时做了大量的侦探工作,在 Morris 自首之前,我们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他的父亲当时是国家计算机安全中心的首席科学家,他先是告诉了他父亲,他告诉又告诉了政府官员,我不想说得刻薄,他向他父亲承认是因为当时是个吓坏了的20岁的孩子,他父亲告诉别人是因为应该那样做,以便政府不会过度反应,比如猜疑到苏联人的头上。

Morris 病毒没有破坏任何信息,只是自我复制,从另一个方面说,他运行的时候,将网络上10%的计算机弄得无法工作,军事设施也被从网络中断开。

这个事件是一个分水岭,试想一下,一个从没做做过坏事的人都能做出这样的事,那些蓄意破坏的人会怎么样。

本文国际来源:http://www.vanityfair.com/culture/features/2008/07/internet200807?currentPage=3
中文翻译来源:COMSHARP CMS 官方网站

0 评论: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上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本文中提及当事人,且自古以来与该相对人无利益关系;

3、本人昨天、今天以及明天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本文所述地点。本文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

4、本人在此发文(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文中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

5、人生有风险,上网需谨慎。本文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股票债券买卖、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阅读本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请立即关闭网页,并用20%高锰酸钾+75%乙醇对键盘、硬盘、电压插座、显示器、鼠标、cpu进行灌溉消毒;

6、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文,本人保留继续发文的权利;

7、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剑法、拳法、脚法、指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8、本人谢绝任何跨省(包括但不限于跨国、跨洲、跨星球、跨星系)追捕行为。确因不抓不足以平民愤,或不抓就领不到薪水养家户口的公职人员,建议携带工作证、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独生子女证、健康证、暂住证、毕业证、边防证、县以上政府机关出具的介绍信温情操作。抓捕按照以下排序倒序:作者、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以及网络运行商、电信运营商、电力供应商、电脑生产销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