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2007

中国贪官临终遗言辑录大全

中国贪官临终遗言辑录大全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   胡长清:  (1)总有一天中国会不行的。(2)有两个国籍,将来就有余地了。(3)我不是以一个高级干部的身份写字,而是以一个书法家的身份写字。(4)现在我花你几个钱,今后等我当了大官,只要写个字条,打个电话,你们就会几千万地赚。(5)我当上副省长后,就好像小猫关进牛圈里,天马行空,来去自由。(6)假如江西的新闻媒体能像美国记者曝光克林顿那样,敢于报道我的绯闻,我不至于落到死刑的地步。   贾永祥:  50多岁了,不抓紧时间享受享受就没机会了。  王宝森:  有人问起,你(司机)不要说我在这里。  陈希同:  (1)(王宝森)财政收入要有点埋伏。(2)不要怕培养了"掘墓人"。(3)(何平)千万不要回来。  胡建学:  (1)官做到我们这一级,也就没有人管了。(2)"钱"是什么?"钱"就是两个持"戈"的士兵守着金库,伸手就要被捉。  李真:  (1)与其一旦江山易手,自己万事皆空,不如权力在握之时及早做好经济准备,如有不测也万无一失。(2)你在商界为了挣钱,我在官场为了当官;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我在官场需要经济支持;我支持你经商,你支持我从政;我的官越做越大,你的钱越挣越多。  陈铭:  在地球爆炸之前,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  李嘉廷:  (1)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来5年内解决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1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2)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  王怀忠:  (1)只要你能搞出政绩,就算你能,能上,但关键不是让百姓看到政绩,要让领导看到政绩。(2)数字报大点,没关系,又不交税。  王雪冰:  我比部门老总还拿得少。  刘中山:  喂,保安吗?把这个行贿的人给我赶出去!  薛五辰:  实话实说,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人民的事。  肖作新:  (1)反腐倡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长期任务。(2)为了报答党,报答阜阳人民,我在工作上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的。  罗凤群:  我若贪污一分钱,就将我开除党籍;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  张斌昌:  我约法三章:第一,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小汽车;第二,不用兰钢的钱为自己买房子;第三,不乱花兰钢的一分钱。  邢党婴:  请大家放心,我是经得起调查的。我从来不收别人的钱,并已上交了9万多元。我想,最后他们肯定会查出个廉洁奉公的干部来。  邓以铭:  过年过节下属给上级送钱很正常,都成一种风气了,我也不过是"随波逐流"。  褚之田:  不知自己当时的行为是在犯罪。  李纪周:  过多地与老板特别是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不法商人搅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泥坑。  廖邦清:  当地群众公认我是一名好领导。  蒲树培:  有那么多人都在收钱,我收受钱财可能不会被发现,也没有人来追究,如果不收就会吃亏。  刘欣年:  你送我一点点,我就收你一点点,我再往上送一点点。  朱胜文:  (1)大家一辈子不要做贪官。(2)帮人办点事,人家拿东西感谢一下,我想算不得什么受贿,因为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回事。(3)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从学校出来做官。官场没有游戏规则,若能退回20年前,我宁愿还是在学校里教书。至少,做学问还是有规律可循的。(4)(我)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不断会有熟悉的官员落马?我感觉制度上的漏洞还是太多。  陈同庆:  给我送钱的,都是我的熟人、朋友,都是出于对我和家人的关心。  赵甫安:  搞大量钱,是为了我能做大官;做了大官便可以继续搞到钱;因为上级领导做官也需要钱,所以我要经常给领导送钱,领导升官了,我也能随之高升。  李润身:  (1)你要明白一个掰烧饼的道理,一个烧饼如果你一个人独吞了,下次没人帮你了,你连窝窝头也得不到。如果你我一人吃一点,下次会给你一个更大的烧饼。(2)你知道烧饼怎么掰,怎么吃?谁分大块,谁分小块?弄不好吃烧饼的问题,当不好经理,不是好经理。  褚时健:  我也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交签字权。我得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  马红妹:  我是公仆,是公家的人,吃的用的都应该是公家的。  李水明:  (1)我爱人一直反对我收人家的钱财,一次看到我收下别人的"红包",哭着叫我退掉,我当时确实追下楼退给了人家,可事后却换了个地方再次收下。  (2)我有时看报刊杂志上的反腐案例,看的也不是警示和教训,而是别人贪敛钱财的手段。  李国富:  如果有健康的、光明的八小时之外,我就不致成为人民的罪人。  张二江:  (1)不让我回去,天门(市)160万人民怎么办?(2)皇帝还有三宫六院,我有两三个相好算什么?(3)都是女人惹的祸。  蒋艳萍:  (1)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2)现在有人告我的黑状,但那是不自量力,不论你告到哪里,都有我的人。(3)自己本来是很纯洁的,由于自己没把握住,染上了不应该有的颜色。(4)在湖南,只要我愿意,就没有接不到的工程。  矫智仁:  (1)过去医院诊断我大脑缺氧,小脑萎缩,不是我态度不好,是记忆力差。(2)咱们(与妻钟某)在莱州市收了那么多钱,想想心里真后怕,你看胡建学判得多重啊,以后咱别收人家钱了!  陈清泉:  想发财,就别到地铁来。  李乘龙:  我的权力太大,稍不注意,权力就会转化成金钱,监督机制对于我形同虚设。  孟庆平:  (1)我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在我有生之年能遇上几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是我的福分。(2)我在女人面前有魅力,我和她们(情妇)来的都是真感情。(3)好人坏人看面相也能看出来,你们看我的面相,像个坏人么?  王泽珠:  (1)我从小就爱存钱,这是我人生一大爱好。(2)勤勤恳恳几十年,为党为民,(我)没有对不起党的事。  戚火贵:  (1)我从未向人要过一分钱,但有些人老是上门。(2)我在东方(市)这些年,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3)我如果有一个好的爱人的话,如果她及时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4)没想到出事这么快。(5)我把钱都交了,你们不能判我死刑。  杜保乾:  (1)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县委是什么呢?县委就是县委书记。(2)什么是新闻?县委书记说的话就是新闻,县委书记办的事就是新闻。  张穗生:  我郑重地起誓,我自认为对得起广州市政府。  张昆桐:  要让廉政在全省(河南省)公路上延伸。  郝成学:  我这(教育局)局长来得也不容易,你想当校长,总得表示表示吧。  慕绥新:  (1)给我送过钱的,我都不记得了。没送过钱的,我都记得。(2)如再做市长(我)会把钱退回,并希望不要再送了。  田凤山:  我日你娘,我收你钱,给你办事了。  郭久嗣:  我恨给我送股票的人,恨给我找小姐的人!  石巧玲:  如果患者(肿瘤病人)知道我出事了,我觉得他们心里会很难过的,在他们心目中我是非常好的人。  宋新生:  你们(检察官)干什么?我是有身份的――是税务局长。  丛福奎: 佛不佑我!  程维高:  谁反对我,我就整谁。谁要想扰乱河北,谁要想破坏河北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是断然没有好下场的!   李铁成:  最终还是要看谁送的礼多,我给谁的回报就多,给谁的照顾就大,一句话就是论钱行赏。  宋焕威:  我要这么多钱干么?  赵士春:  像我这一级(副厅级)干部,100个人中,若是先抓进95个,那里面肯定没有我,要再抓,就不好说了。  徐炳松:  我受贿赂这么多钱,官是不能当了,希望能给我几十亩试验田,我用高科技来种田,为国家做点贡献。  李雄:  千言万语也说不完我的悔恨,但愿法律允许戴罪立功,比如上前线趟地雷什么的,我将毫不犹豫而前行!  李长河:  我怎么知道什么是犯罪,什么不是犯罪,我又不懂法。
[郑重声明: 新闻和文章取自世界媒体和论坛,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 也不代表《阿波罗网》观点。]

0 评论: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上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本文中提及当事人,且自古以来与该相对人无利益关系;

3、本人昨天、今天以及明天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本文所述地点。本文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

4、本人在此发文(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拉丁字母、斯拉夫字母、日语假名、阿拉伯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均为随意敲击键盘所出,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文中观点。如需要详查请直接与键盘发明者及生产厂商法人代表联系;

5、人生有风险,上网需谨慎。本文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股票债券买卖、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未成年人请在监护人陪同下阅读本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者,请立即关闭网页,并用20%高锰酸钾+75%乙醇对键盘、硬盘、电压插座、显示器、鼠标、cpu进行灌溉消毒;

6、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文,本人保留继续发文的权利;

7、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加法、减法、乘法、除法、剑法、拳法、脚法、指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8、本人谢绝任何跨省(包括但不限于跨国、跨洲、跨星球、跨星系)追捕行为。确因不抓不足以平民愤,或不抓就领不到薪水养家户口的公职人员,建议携带工作证、身份证、结婚证/离婚证、独生子女证、健康证、暂住证、毕业证、边防证、县以上政府机关出具的介绍信温情操作。抓捕按照以下排序倒序:作者、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以及网络运行商、电信运营商、电力供应商、电脑生产销售商.